郎朗夫妇回国 主动配合检查还向工作人员鞠躬道谢


新加坡祭最严措施!公共场合不保持1米距离或坐牢

美国官员:新加坡抗疫成功是因得到美国总统指导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报道称,首尔市政府23日以市长朴元淳为原告,新天地教会及总会长李万熙为被告,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索赔金额为两亿零一百韩元。在韩国,若民事诉讼案的索赔金额超过2亿韩元,则案件将交由3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进行审判。据首尔市有关人士介绍,防疫费用等确切金额要等计算后才能知道,先暂定一个超过合议庭审判要求的2亿韩元的金额。据悉,首尔市是韩国首个向新天地教会追究民事赔偿责任的地方政府。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截至26日0时,韩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9241例,死亡131例,治愈4144例。当地时间29日,新加坡卫生部宣布,当天中午,一名70岁的新加坡男性新冠肺炎患者不治身亡。新加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上升至3例。卫生部称,这名患者于3月2日确诊,在重症监护室治疗27天后宣告不治,患者有高血压和高血脂症。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