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戴口罩打死老人的郭某某,16年前曾犯下杀人案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和行政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熊文钊认为,该案是一个典型的案件,不应当用刑法来处理,这样对于扶贫工作的开展相当不利,最多是一个民事纠纷。

姚敏捷称,其实,对于当地村民与合作社来说,也没有什么亏损。比如说,在土地租金方面,光发放给贫困户的就有36万多元。务工收入增收80多万元,这就100多万元了,还有每个大棚补贴1.8万元,仅仅大棚补贴一项当地就收入108万元。再把本金都还给农民,农民几乎没有损失。目前为止,当地村民依然享受这个项目带来的收益,为他们的脱贫打下坚实的基础。

西干沟乡多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姚敏捷和张利新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干部,在任期间作风踏实,同村干部和村民们打成一片。

西红柿等大棚蔬菜的种植情形也与此类似。后经县审计局审计,项目变更的经营损失达157万多元。

其主要证据是多位村民和西干沟乡干部的证言证词、《专项审计报告》,以及多伦县政府出具的一份关于在实施之前未对项目审批的“公函”等。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多伦全县5个贫困乡镇涉及22个贫困村,另外4个乡镇涉及的16个贫困村,都是采取项目资金扶贫到户的方式,而西干沟乡探索的是“公司+党支部+贫困户”的集体化扶贫路子。姚敏捷说,他们的考虑是贫困户毕竟是少数,这种路子可以带动多数人一起致富。

对“造成202万余元经济损失”的指控,刘昌松也认为有问题。

多伦县检察院在受理和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后,认为案件证据不足,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两次退回补充调查。调查机关于2018年12月6日补查重报,同月24日县检察院起诉到该县法院。

二审判决后,姚敏捷和张利新都觉得很委屈。

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秋收后,大好形势发生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