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木里发生林火 5架直升机驰援将适时人工降雨


2019年被中央追逃办列为“追赃工作年”,国家监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地方办案机关对一批职务犯罪嫌疑人逃匿、死亡案件启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推动多国法院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出具的职务犯罪案件冻结、没收裁定,外逃腐败分子“营养源”被进一步切断。彭旭峰案正是释放出这一鲜明信号,在强有力的法律武器打击下,外逃人员的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爆料网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的家人为国药东风总医院医务人员,疫情以来一直在一线工作,自从国家补贴政策下来后,家人只拿过一次补贴,而在3月25日正常下发工资时,并没有拿到补贴,“医院说因疫情期间效益不好,所以不发,可是十堰市其他医院都发了。”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在追逃追赃方面的职责发生重大变化,既要继续负责统筹协调,又要依法主办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既要做指挥员,又要当战斗员。实践证明,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充分转化成为追逃追赃领域的治理效能。记者了解到,2019年成功追回的四名“百名红通人员”莫佩芬、肖建明、刘宝凤、黄平,全部是由有关地方纪委监委主办的。至此,“百名红通人员”已有60人归案。

在更广阔的国际舞台,伴随着一系列“主客场”外交,中国的追逃追赃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治理腐败的中国方案、中国智慧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同频共振。

从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就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写入《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宣言》,到推动落实《北京反腐败宣言》成为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工作组固定议程,到国家监委与联合国以及菲律宾、泰国等相关机构签署反腐败合作谅解备忘录,再到成功举办中美反腐败工作组第十四次会议、中澳反腐败执法合作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国家监委深化多边双边交流,织密反腐败执法合作国际网络,为追逃追赃工作争取最广泛的国际支持。

2019年5月28日7时20分,经过近1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一架从境外回国的航班缓缓降落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国际机场。舱门开启,一名深色着装的六旬女子在两名身着蓝色制服女警的押解下走下舷梯。外逃近六年的“百名红通人员”第77号莫佩芬回国投案。

据另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他在医院内网看到部分医务人名单仍在公示中,“我本人从大年三十上班至今,工资没有出现过被克扣的情况。”

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中国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2019年4月25日上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廉洁丝绸之路分论坛在北京举行。这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设立以来,首次围绕廉洁丝绸之路建设举办分论坛,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办。分论坛上,中国与有关国家、国际组织以及工商学术界代表共同发起了《廉洁丝绸之路北京倡议》。

两年来,在全球织密天罗地网的同时,追逃追赃的工作方式方法也在不断升级——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追逃追赃工作规范化法治化水平进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