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两名14岁初中女生坠楼身亡 警方初步认定为轻生


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早高峰人挤着人。那个时候,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而且每日递增。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

经省州专家会诊,出现症状学生疑似急性食物中毒性肠炎、急性胃肠炎型(大肠埃希菌),经对出现发热症状学生进行核酸检测,无新冠病毒肺炎征象。导致学生发热、腹痛腹泻的具体原因正在调查检验中。

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没有围墙,无法与外界隔绝。宿舍是一间套房,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学校宣布停课之后,其中四人都离开了,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和她的作息不一样,很少打照面”。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学校关闭之后,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面条和米饭。”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做饭还是有点担心。

小陈决定留下来。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生命受到威胁,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

2、留学生:成都姑娘Ella

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

3、在读博士:沈阳小伙小陈

朋友则告诉Ella,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上海、广州、香港、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待在纽约很恐怖,完全没有安全感”。

Wendy说,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但是无奈,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我也不属于重症,现在做不了检测。”

Wendy告诉记者,封锁令没有强制性,如果政府判定某店铺性质为“必要”,那么仍然会允许店铺维持营业。所有的饭店虽然不允许堂食了,但仍可以外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