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通报17岁留学生拒隔离泼水:主角系其父亲弟弟


“我下飞机时候都已经是晚上7点了”,她说,下机之后大家就开始走排队填表、被工作人员询问、做核酸检测、拍照等流程,然后分批坐大巴去隔离酒店,她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才进了酒店房间。

最后郝同学还表示:“自己不想给国家和医护人员添麻烦,但至少要保证干净卫生。”

另外,她的房间里有设备损坏实在过于严重,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酒店在第二天(27日)给她换了房间。但第二天她还是没有开空调,很冷。

她说,酒店今天给她打电话道歉了,但是“我已经开始发烧了......”

“我当时就打电话让他们换床单,这个床单不换的话没有办法睡。刚开始两三通电话答应的好好的,说给我送,结果打到后面之后就说今天送不来了,他们(酒店人员)进不去,让我将就一晚。”

无独有偶,3月24日,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无人处理。酒店方面解释道,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请学生艰苦一下,正找其他酒店。

进到房间后,闹心事儿就一件件来了。她接着说:“房间里有两个床铺了床单,但两个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等奇奇怪怪的痕迹,上面一层灰,还有异味,你一闻就知道是之前客人睡过的,很恶心,完全就是睡不了的。”

在冷冰冰的房间里睡了两天,今天(28日)早上,她发烧了。而发烧的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不过这种情况下,她把空调开了。

目前在院隔离治疗3例(本地确诊病例1例、境外输入病例2例,均为轻症)。

随后,观察者网又拨打了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及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两处热线的工作人员均给出了类似的回复,他们会将问题进行记录,并向相关部门反馈,相关部门在调查后会做相应处理。